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长生界 > 第208章 洞房花烛夜

第208章 洞房花烛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屋可藏娇,玉楼可珍美。  三层绣楼修建的瑰美而又华丽,玉石铺地,紫檀做窗,玛瑙为景,馨香阵阵,沁人心脾。  小楼虽然不宏伟,但是却极其精致,富有美感。
  
      起哄的人不肯散去,一直推着萧晨向着二楼行去,推开紫玉门,水晶灯将新房渲染的一片柔和,温暖的光辉荡漾着温馨的气息。  只是这一切只是流于表面,事件中心的几位人物心境与此大不相同。
  
      海云雪一身喜衣,像是火红的云朵一般,静静的坐在床前,两个小丫鬟服侍在左右,头盖上垂下的珍珠链条静静不动,说明她心中很冷静,一点也不忐忑。
  
      是的,于她来说婚礼不过是一场形式,萧晨绝非她之良配,她的心早已飞出了南荒,飘向了北方的大地。  浩瀚中土,人杰地灵,有着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往事,她不想局限在小小的南荒中……萧晨无背景,如何与天下帝王相争,如何与传承了上千年的古老世家抗衡?海云雪是一个不甘于平淡的女人,她想以可以横扫天下的大势力为依托,她不想默默无闻,她想成为一个名动天下的女人。
  
      她觉得自己与那些贪慕荣华的俗女人是两个天地的人,她觉得自己这种选择这并不势力,一切是因为她比较冷静且现实而已。  站在“巨山”之上,总会离“高天”近一些,她需要一个至高的起点,不想从山脚开始攀爬。
  
      萧晨已失龙王之势,给不了她那么多,海云雪早已在心中给其判了死刑,事后萧晨不能活下去,要让这场婚礼的一切痕迹都消失。
  
      推开房门,萧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走了进来。  身后嚷着要闹洞房的人堵在门口起哄,甚至冲进来不少人。
  
      “掀开头盖!”
  
      “抱起新娘子!”
  
      事已至此,萧晨从容而又镇定,到了现在他有什么可怕的?该担心的是海家。  挑起红头盖,露出了一张国色天香地俏脸,海云雪肤若凝脂,美若天仙,美的让人感觉晕眩。  闹洞房的许多年轻人感觉一阵口干舌燥。  喧闹的场面在一时间完全静了下来。  众人全都有些发呆。
  
      “可惜呀!”也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如果可以,虽然明知必死,但我也愿与萧晨换这一夕。  ”
  
      众人如梦方醒,感慨的同时皆不由自主摇了摇头,再次纷纷起哄。  他们知道萧晨是无福享受这等美丽女子的,海家不可能让这场婚礼成为事实。
  
      “交杯酒!”
  
      “咬苹果!”
  
      海云雪平静的容颜终于起了波动,她不知道家族为何还没有联系上虎奴,让萧晨活到了现在。  且为何不制止这些人,怎么能让这些人来闹洞房呢?
  
      她冷冷的看着萧晨,美目中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目光是充满了警告。
  
      “你们很过分啊……”萧晨笑着推拒众人地起哄,既然已经放开了。  那还有什么所顾忌的?眼中那偶尔隐现的神光,预示着他此刻很镇静与从容。
  
      萧晨无视海云雪的警告的目光,轻佻的伸手挑起了海云雪的下巴,借古人之语品评道:“肩若削成。  腰如约素。  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
  
      并没有因海云雪艳冠天下而又丝毫情绪波动,萧晨以无所谓的语气随意地问道:“你们说我的新婚夫人好看吗?”
  
      闹洞房的人既是艳羡,又是迷乱不已,皆纷纷喊道:
  
      “好看!本就是天仙之姿,南荒之明珠。  ”
  
      “堪比洛神。  ”
  
      “赛过九天玄女。  ”
  
      “广寒仙子临凡尘。  ”
  
      众人神情有些恍惚,尽管是为了搅闹而来,但喝好之声大半也都是出自真心的。
  
      海家那个一直跟随在萧晨身边的老不死很焦急。  他地旁边竟然有两个摸不清深浅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让他难以再锁定萧晨。
  
      该死的!他在心中暗骂,这两人虽然都以玄功化出幻境掩去了真容。  但是凭着本能他知道这两人年岁都不小了,最起码也是五六十岁地人。  这么大年岁的人闹什么洞房,明显是为阻挡他而来的。
  
      海家的老人恨得咬牙切齿,知道这一定是其他大家族在使坏,但是他此刻却没有丝毫办法,两人的修为高深的有些邪乎,一左一右完全锁定了他,使之根本难以动弹分毫。
  
      而这个时候,萧晨怎么会放过机会呢,他虽然不知道有人挡住了海家的老人,但是锁定他的那股气机消退了,他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  机会不容错过,自然而然,但却非常有力地抓住了海云雪的一只玉手,洒然一笑道:“从此夫妻同心,比翼齐飞。  ”
  
      众人闻言纷纷起哄:“亲一个!”
  
      在这种场合下海云雪虽然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一双美眸中的冷冽还是能够被萧晨清晰的捕捉到,有杀意、有恼怒、还有一丝鄙夷。
  
      萧晨笑了,本身已在困局当中,他越发的放得开了,再糟糕还有比死更糟糕的事情吗?虎奴来时就是他危急之际,现在完全可以放开心怀。
  
      一只手牢牢的抓住海云雪地玉手,另一只手轻佻地托起海云雪的下颌,道:“亲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就这样给你们看到了,显得太过不雅了。  ”边说萧晨边移动手掌,轻轻地抚过海云雪的脸颊,而后有细心的为分开挡在她眼前的一缕秀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