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长生界 > 第302章 情

第302章 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禁忌之海上七彩光芒闪耀,那巨大的神船犹如小山一般宏伟,仿似一条真正的祖龙一般,正在划破金色的大海,向着这里逼近。
  
      确实是一条巨大的祖龙形状的神船,光雾氤氲,照亮了整片禁忌之海,千里海域因为它的出现而剧烈波动,不过神船却平稳的行驶着,没有丝毫晃动。
  
      近了,越来越近了,传说中的祖龙神船终于靠岸,一道七彩神光化成一道虹桥,自神船之上通向岸边。
  
      同时,一股苍凉久远的气息,仿佛自远古穿越时空涌上岸边,让萧晨的心间涌起一股难言的滋味。
  
      上一次虽然召唤来了神船,但是萧晨与珂珂都没有机会登临,现在小东西迫不及待的冲了山去,萧晨笑着跟随其后。
  
      祖龙船上流光溢彩,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它能够在金色的大海中汲取力量,让山山岳般的巨大船体灵气氤氲,重忙了祥和的气息。
  
      一声龙吟震荡九天,神船缓缓离开岸边,向着大海深处驶去。
  
      “干得好。  ”萧晨笑着揉了揉珂珂的头,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真是堪比小祖龙,小东西越发的让萧晨看不透了。
  
      已经恢复了活泼本性的小家伙,骄傲的挺了挺胸脯,而后美滋滋的咬了一大口抱在怀中的天神果,满嘴芬芳,一副幸福与满足的神色。
  
      “咿呀……”
  
      突然,珂珂充满了惊讶的神色,指着萧晨身后那个方向的海岸。
  
      萧晨急忙回头观望,那是……他瞳孔顿时一阵收缩,他看到金色的沙滩上一道人影快速在椰林间一闪而没。
  
      身材与他像极了,就在那人回头的刹那,萧晨如遭雷击……他仿佛看到了自己。  是的,那个人地容貌可以说与他一般无二。
  
      怎么会这样?为何连神情都极其相似。  应该就是他想要提防的那个人,在龙岛上没有与之相遇,直到离开才惊鸿一瞥。
  
      雪白小兽迷糊的挠了挠头,又揉了揉眼睛,小声嘀咕了一句,似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萧晨并不担心,他准备从长生大陆回来后。  在龙岛上彻底揪出这个人。
  
      “他骗不过你的感觉,我的灵魂波动你早应该熟悉了。  ”
  
      听到萧晨这样说,小家伙坐在甲板上点了点头,又开始开心的吃起天神果来。
  
      祖龙神船上的船舱有神秘力量封印,无法进入,他们只能呆在外面,活泼好动的珂珂爬上爬下,几次险些坠入禁忌之海中。  着实让萧晨担心了几次。
  
      珂珂简直快幸福地晕过去了,躺在一大堆灵粹间来回的打滚。
  
      这是萧晨为它保存的,四十九颗神化的穴道像是四十九个空间,里面可以封存任何器物。
  
      魔教教祖蚩尤深入地狱,寻回十几枚紫钻阴木参果。  已经被萧晨保存数年了,还有小倔龙在南荒让萧晨转交给珂珂的灵粹包裹也还在。
  
      而萧晨自己也开始了一番新的修炼,得自蜀山仙岛的灵粹虽然被珂珂在龙岛上分发出了不少,但是还剩下一些罕见的灵粹。  此刻萧晨正在炼化另一枚天神果。
  
      空旷地禁忌之海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在接下来的十几天中萧晨一直在盘坐修炼。  天神果不愧为与阴木参果并称的灵粹王品,这些天以来萧晨周身都被一股乳白色的光芒所包围着,仿佛有一股玉液在他周身流转。
  
      当萧晨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身上有四颗穴道被神化了,完全是那枚天神果的功劳。
  
      旁边地珂珂一点也不觉的单调,只要熟悉的亲人在旁边。  加上有足够的灵粹可以享用,它就觉得那是最快乐地事情了。
  
      这些天来,它的小肚子明显变得圆滚滚,让它又是幸福又是痛苦。
  
      看到萧晨醒来,它举起一枚紫钻阴木参果,示意萧晨吃下。
  
      “我不吃,这是给你的。  ”萧晨想到了什么,从一个神化的穴道中。  拉住一株紫钻阴木。  像是紫色钻石雕刻而成的老树,上面也挂着一颗参果。  明显与珂珂那些不同。  不是长在树梢上,而是在根茎上。
  
      光华流转,晶莹欲滴,香气扑鼻。
  
      这是萧晨自己寻到的,乃是自当初孔宣在天地铜炉中截断的半座巨山上发现的。
  
      雪白小兽立刻咿呀吧比划了起来,告诉萧晨这是紫钻阴木参果王,一个足以顶地上寻常的参果好几个。
  
      “既然这么特别,那我就先帮你封存起来。  ”
  
      小兽坚决的摇头,且将身前的一堆阴木参果推了过来,非要萧晨吃几个。  最终,萧晨将两枚紫钻阴木参果炼化,其余的再一次帮它保存了起来。  这样又有八个穴道被神化,萧晨的体内生命精元之旺盛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  体内的神脉网络进一步完善,一个全系地循环体系渐渐趋于完美。
  
      虽然修为没有因此而精进,但是萧晨并不觉得这是浪费,如此多地天地灵粹神化了这么多的穴道,早晚有一天会爆发。
  
      也许,这个时间并不久远了,涅槃境界是修者一生当中最终重要地一个关卡,它可以让人发生一次质变,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升华。
  
      或许,厚积薄发就在涅槃境界全面体现出来。
  
      蓦然间,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凄厉长啸在死寂的禁忌海中响起,声音之悲惨凄绝让人涌起一股绝望的情绪。
  
      萧晨与珂珂顿时被惊起,向祖龙船头方向望去,只见前面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在漂浮,划破金色的海洋冲击而来。
  
      那是……君王船!
  
      萧晨与珂珂都不陌生,它似乎的真是由一颗巨大的骷髅头骨雕刻而成的,阴森恐怖无比,周围缭绕着滚滚黑色地煞气。
  
      冲至距离祖龙神船不足百丈处。  两船对峙起来,在金色的瀚海上一动不动,其间恐怖的能量波动在汹涌。
  
      如此,寂静无声,足足过了三个时辰两船再才错开,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啸与一声恶鬼的凄厉长嚎同时响起,震动的禁忌之海狂暴涌动,卷起千重大浪。
  
      当祖龙传驶出禁忌之海后。  萧晨不想再耽搁下去了,直接带着珂珂冲天而起,以八相极速向着北方的长生大陆飞去。
  
      汪洋倒卷,一座座岛屿飞快倒退,萧晨划破长空,在当日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南荒。
  
      茫茫南疆,浩瀚无边,无尽原始老林苍翠而又深远。  仿佛洪荒时期地大地。
  
      穿越过一座座原始荒脉,飞行过数不尽的老林区,萧晨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了天帝城。
  
      这座巍峨高耸的巨城也不知道矗立多少年月了,沧桑古老的气息隔着很远便迎面扑来。
  
      再一次来到此地,萧晨感慨万千。  曾经在这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记忆犹新。  迈开步伐走入了城中,他不想多逗留,只想穿城而过。  做一个过客,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里了。
  
      走过人流熙攘的广场,步入宽阔的街道,萧晨突然看到了熟悉的影迹,那是……独孤剑魔。
  
      在夕阳下,独孤剑魔与一个风姿绰约地女子并肩而行,他们的影子被落日的余晖来的长长的,而在他们前方还有一个小小地身影在蹒跚而行。
  
      这应该是一家三口在晚饭后散步。  这是一副温馨的画面,萧晨都有些不忍打扰。
  
      独孤剑魔竟然已经娶妻生子了……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那个以剑为生命的男人身上。
  
      像是有所感应,虽然相距还很远,独孤剑魔霍地回过了头,看到的萧晨的刹那,他神情一呆,紧接着双目中射出两道夺目的神光。
  
      “你还活着……老天还算有眼。  ”他依然像过去那般惜字如金,相对很久后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而他旁边的那个女子也转过了身躯。  这让萧晨神情顿时为之一滞。  那是……阿冰,阿水的妹妹。  那个西疆佳丽,美丽的容颜上多了一股少妇特有的风情。
  
      萧晨笑了,大步走了过去,道:“四年未见,看来发生了很多地故事。  ”
  
      独孤剑魔变了,虽然依然话语不多,但是已经不再像过去那般冷漠,尤其是在看向妻儿时眉宇间多了一股暖意。
  
      如此突兀的相见故人,阿冰初时有些羞涩,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明显可以看出她现在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后面那个步履蹒跚的两三岁稚童,像是一件精致的瓷器一般漂亮,眨动着大眼,仰望着萧晨,奶声奶气的叫着:“叔叔……叔叔好……”
  
      “你叫什么?”萧晨蹲下身来。
  
      “我叫珊珊……独孤珊珊……最漂亮的珊珊。  ”珊珊说话虽然还很不利落,但是却一点也不认生,挥动着娇柔的小手,去摸萧晨地脸颊。
  
      独孤剑魔眼中闪过一丝柔色,拉住了女儿地一只手,怕她跌倒,阿冰更是溺爱的蹲了下来,护在她地后面。
  
      看着这温馨的一家三口,萧晨颇有感慨,当年那个一把铁剑横扫南荒的冷漠男子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好男人,变化真是太大了。
  
      “叔叔……叔叔抱……”粉雕玉琢的珊珊快乐的笑着,伸开小手,打断了萧晨短暂的失神。
  
      “来让叔叔抱抱。  ”萧晨将她抱起。
  
      独孤剑魔开口道:“走,今夜大醉一场。  ”
  
      这个时候,睡的迷迷糊糊的珂珂从萧晨身后的包裹中探出了头,立时让独孤剑魔与阿冰一阵吃惊,他们可是深深知道这个小东西的不凡。
  
      “抱抱……抱抱……”小珊珊向着珂珂伸手。
  
      独孤家的古堡与往昔大不相同,不再像过去那般死气沉沉,现如今生机勃勃,院中载满了花草,石桥下的泉池也开始有清水流动,放养了很多的锦鳞彩鱼。
  
      明月高挂。  洁白的月光洒落在独孤家的院中,萧晨与独孤剑魔在月夜下对饮,石桌上空酒坛已经码放了一排。
  
      “独孤剑魔你地手还能握剑吗?”
  
      “能,比以前更有力量,因为我多了一分责任。  ”
  
      旁边的阿冰听到这些话,立刻充满了幸福的神色,在这一刻她只是一个小女人,而不再是往昔那个闯天下的女修者。
  
      “我也要……和……和父亲练剑。  ”珊珊虽然吐字不清。  但漂亮的小脸蛋上充满了认真的神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