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长生界 > 第320章 邪!

第320章 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20章邪!
  
      “所谓的祖龙村竟然就是那个洪荒古村,出人意料。”
  
      “这里到底有什么?”
  
      “不清楚,似乎是一个让半祖忌讳的地方,我们挖地三尺仔细搜索一遍,可疑之物全部带走就行了。”
  
      “可是那个老疯子挡在那里,没有人可以撼动。”
  
      ……
  
      村外,古槐林间人影绰绰,近两个月来不断有修者寻来,皆被山外山阻挡在外。
  
      萧晨知道,古村难以安宁了,战火竟然波及到了这里,他大步走出村子,径直向着林内走去。
  
      “嘿,看样子是个修者,居然向我们来了。”有人冷笑,远处更多的人选择沉默窥视。
  
      古槐林树影婆娑,洒落下大片的阴凉。
  
      两名修者转身而出,挡住了萧晨的去路,道:“你是从这个村子出来的,不是寻常的山民,竟然是个修者,说不得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好笑,你们说让走一趟,我就跟你们走一趟?”萧晨慢慢向前走去,不紧不慢的问道:“看你们不像是修真界的人,难道是长生界的人?”
  
      两人看到萧晨如此镇定,不自禁退后了几步,他们觉得遇上了高手,不敢再如对待凡人那般放肆。
  
      “杀了他!”密林深处,传来一声冷喝,两名老人快如闪电一般冲了过来。同时间,萧晨近前的两名年轻修者接到这个命令也开始动手。
  
      静坐黄泥台两个月,萧晨有了脱胎换骨般的蜕变,灵觉敏锐无比,刹那间捕捉到了那女子的影迹,竟然是虎家的人————虎蝶舞。
  
      这个女子曾经与萧晨交过手,在长生界殷都之时虎家几位半神殒落。唯有她独自逃离而去。她与嫁入虎家的海云雪交情莫逆。
  
      砰砰
  
      两名年轻修者刚刚杀到萧晨近前,就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眼中满是惊骇的神色。萧晨双目中地光芒渐渐敛去,眸光绽冷电,堪比剑气,直接震碎了两人体内的骨骼。
  
      与此同时,两名老者冲了过来,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向萧晨下了死手,想要立毙他的的性命。
  
      “虎家的人真是阴魂不散……”
  
      萧晨自出世以来,遇到的最难惹的仇家就是虎家,与他纠缠不休。他以绝世身法,刹那躲过两名老人的扑击,如一缕轻烟一般向着林内冲去,杀向虎蝶舞,擒贼先擒王。
  
      虎蝶舞虽然是虎家地后辈人物。但确是家主宠爱的幼女,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击杀她胜过杀死两名年老的半神。
  
      虎蝶舞冷笑,面不改色。
  
      刷刷刷
  
      林内人影连续闪动,九名老人无声无息出现。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他们全都深处黑影中,不带一点生命气息。萧晨果断倒退,没有半点犹豫。九名没有生命气息的老人如影随形。快如闪电,杀了过来。
  
      “本是为了对付老疯子准备的,没有想到你也在这里,正好取你性命。”虎蝶舞阴冷的笑道:“纵然你是长生者,也难逃魔影之手。”
  
      这是一种邪术,强者殒落后会有残魂遗留,数十年如一日地祭炼,可以将已逝的强者炼化成影子。最起码能发挥出死者巅峰状态时八成的力量。
  
      萧晨感觉大了危险,所以最短的时间内倒退,回头遇到那两名虎家半神时,他毫不留情出手,八相世界展开,将他们裹带了进去。
  
      后面九道影子风驰电掣,竟然远比半神要快的多,如果不是萧晨掌握有八相极速。早已被追赶上了。
  
      山外山从村中走出。一步打入九名影子之间,傻呵呵地笑道:“专为我准备的吗?我看看威力如何。”
  
      说完这些话。一股狂风席卷而出,天地间顿时风起云涌,林间乱叶纷飞,灰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
  
      闷雷阵阵,乌光闪闪,里面传出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同时血光不断冲天而起。
  
      当天地恢复清明之际,山外山立身在林内,九道乌黑的灰烬出现在地上,隐约间还可以看到点点未曾干涸地黑血。
  
      同一时间,萧晨将裹带在八相世界中的两名虎家半神抛向山外山,他再一次冲向了树林深处的虎蝶舞。
  
      “想不到……那个老东西深不可测。”九道魔魔影被灭,虎蝶舞充满了遗憾的神色,看到萧晨杀来,她并不惊慌,冷笑道:“纵然你有天下极速也无法杀我。”
  
      萧晨什么也不说,直接震动灵犀剑波,毁灭性的无形涟漪震荡而出。
  
      虎蝶舞冷笑道:“我早有准备,空间坐标已定。”
  
      当灵犀剑波震动到她身旁时,空间卷轴已经展开,她的身影快速淡去。
  
      “破开空间就以为可以逃走了吗?”萧晨以八相极速冲天而起,纵横四方,寻找虎蝶舞的影迹。
  
      刷
  
      他快速向着东南追去,看似闲庭信步,但是不断穿越空间,如流星赶月般快到极致。
  
      “没有想到啊,会是你追来,原本我们在此恭候那个老疯子呢。”海云雪碎花长裙随风飘舞,立身在云端,虽妖娆多姿,美艳无双,但是此刻却流露出冰冷无情的笑意。
  
      虎蝶舞立身在她地旁边,在她们的身后是一片魔影,看得出为了对付山外山,她们准备充足。
  
      “人生何处不相逢,看来你我间必然要在近期内有一个了断。”萧晨知道追杀虎蝶舞失败了。
  
      海云雪眸光流转,收起杀意,露出淡淡笑意,道:“你凭什么和我斗?”
  
      萧晨注视着她,道:“你信心真的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你的弟弟海云天曾经让我饶你性命,看来他过于忧虑了。”
  
      海云雪冷笑。露出残酷无情的神色,道:“我身后是强大的虎家,有白虎圣皇作为后盾,你有什么?你能够麻烦蚩尤一两次,还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烦扰一位半祖吗?”
  
      她轻轻挥了挥洁白如玉地纤手,身后那一群魔影整齐划一地向着萧晨冲来。
  
      萧晨转身就走,道:“曾经的恩怨,就在不久地将来。在这人间彻底解决吧。”他一闪而没,消失在天际。
  
      “昭告天下,洪荒古村重现于世,九州将因此而解封。”海云雪对身旁的几人吩咐道。
  
      虎蝶舞有些迟疑,道:“家族中的长辈不是让我们掘地三尺寻出一些东西吗?”
  
      海云雪摇了摇头,道:“我怀疑有半祖坐镇在这里,还是让全天下的力量都来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们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接下来我们在暗中看着。”
  
      当萧晨回到村中时,发现山外山老老实实的立身在那里,在他地前方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孩童以及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人外人与天外天竟然到了,他们正远远的看着黄泥台。但并未接近。
  
      而后,神情凝重的开始绕村而行,观看着每一寸土地,仿佛这里是魔窟一般。
  
      最后。他们三人分守三个方向,盘坐在村外的古槐林间。
  
      这让萧晨很不解,有心想问,但是却知道这等高人如果不想说,问了也是白问。
  
      一切好似又都平静了下来,尽管众多修者不断寻来,但是三大高手坐镇村外,根本无人可以闯进。
  
      萧晨什么也没有问。独坐黄泥台上,开始静心苦修,现在什么都是虚的,唯有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才是真。
  
      秋风扫落叶,转眼就到了深秋,萧晨感觉到了一股肃杀地气氛,有半祖降临!
  
      天外天与人外人迎了出去,那个强大的杀气瞬间消退。
  
      萧晨瞬间明了。流里流气的青年与那白白净净的孩子。实在太不简单了,解除身体封印的刹那。竟然直逼半祖境界。
  
      洪荒古村到底有何秘密?为何将半祖都引来了?萧晨心中不安,本是平静地村落,从此以后恐怕会被鲜血染红。
  
      当萧晨静坐在的黄泥台上,再一次陷入寂静时,天外天与人外人走了过来,默默注视良久,才发出凝重无比的声音。
  
      “苍穹之血,大地之精,阴阳交战,泣血玄黄,多少人杰伏尸黄泥台下……”
  
      “泣血玄黄,我看到了毁灭……这里不需要我们了,走吧。”
  
      天外天与人外人无声无息间消失。
  
      此刻的萧晨已经陷入一片寂静中,神游太虚之外,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近几个月来,灵觉敏感地的修者都觉察到了天地间的异常波动,有半祖在接连大战,但是谁也不知道发生在哪里,何人在战。
  
      当萧晨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山外人走了过来。
  
      “我可能要离开这里了。”
  
      山外山如此突兀的话语让萧晨有些不解。
  
      “为什么离开?”
  
      浑身邋里邋遢,像个要老要饭花子般的山外山眯起了浑浊的双眼,道:“我师父要我离去,他有一种感觉,这个村子将有大变故发生,再不走的话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你走后谁能够守护这个村子,你们不是说这里与九州封印有重大关系吗?”
  
      “我们看走眼了,这个村子邪乎地很,根本无需守护。”
  
      山外山竟然这样离去了,毫不犹豫,刹那消失。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村子如此可怕吗?”萧晨定定的看着那道消散开来的残影。
  
      村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尽管出去劳作时经常被人问东问西,但倒是没有惨事发生。
  
      萧晨将黄泥台收入那神化的穴道中,再一次走出了村子,神识扫去,村外的林间隐藏了很多人。他面对窥视的修者,大声喊道:“想进村的尽管来。但请莫要扰民,如果没有什么发现,请尽早离去。”
  
      山外山走后,他不可能拦得住这么多人,与其如此,不如让他们进来看个究竟。
  
      没有人动,似乎担心有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