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七章 开庄论剑 下

第三十七章 开庄论剑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啪——
  
  就在小酒馆里的这场小纷争差不多已被闻玉摘劝止之际,忽然,门又被推开了。
  
  伴随着一阵寒风,门外又闯进来一位身穿青衣,手执长剑的剑客。
  
  此人个子不高,身材中等,长得是眉高眼窄、塌鼻大耳,总体来说呢……不算很好看,不过他那脸上那傲气可不一般,俨然是一副所有人都欠了他钱一样的嘴脸。
  
  能顶着这种表情到处走的,自不是等闲之辈啊。
  
  那么他是谁呢?
  
  此处书中代言,这人乃是那悟剑山庄中一位资历很老的门客,名唤邬宏茂。
  
  十多年前,二十五岁的邬宏茂和很多青年剑客一样,靠着一套还算过得去的剑法,以及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点名堂。
  
  但很快,他也遇到了绝大多数习武之人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虽然他还很年轻,但他已经把自己所擅长的那套武功练到了他所能达到的上限。
  
  什么叫“他所能达到的上限”啊?
  
  很简单,理论上来说,武功本身是没有上限的,有上限的只是练武的人。
  
  就说林元诚吧,即便他把范正廷教他的那套“七星剑法”中所有已知的招式和境界统统练完了,他也依然可以去继续开拓新的境界,所以他的上限,和范正廷的就不一样。
  
  为什么有些人练降龙二十八掌,练到最后可以将其简化为更加精炼的十八掌,还有些人连十八掌都只练得勉勉强强,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呢?
  
  武功是同样的武功,但人的上限是不同的。
  
  然而,这世上的人,99%都属于后者。
  
  当他们练某门武功练到自己的“上限”时,继续盯着这门武功去参悟,效率就会变得非常低,其结果很可能是再参悟个二三十年也突破不到更高的境界。
  
  而这时让他们再去练和自己现有的武功级别差不多的功夫,也不会对他们的武学境界有很大提升,最多就是丰富他在自己现有境界中的战斗手段。
  
  也就是说,到了这个阶段,如果想让武学修为更上一层楼,就必须得去学比自己现在所练的武功“更上乘”的功夫。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问了,那学不到那样的功夫咋办呢?
  
  那还用说吗?学不到你就卡在现有的境界,一辈子上不去了呗,要是人人都能练上去,江湖上不就全是绝顶高手了吗?
  
  再者说了,练武这事儿,本来就不是非得练到“一流”、“超一流”、乃至“绝顶级”不可的。
  
  如果你只是想在江湖上立足,那有二流的身手也够了;武功做不到的事,你可以用“人脉”来弥补,多交点朋友当靠山,多做点好事换名望……这些也都是行走江湖的方式,有时甚至是比练武更好的方式。
  
  人在江湖飘,能不能得个善终,很多时候还真不是武功高低决定的。
  
  有些三流人物最后反倒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退隐江湖后平平安安衣食无忧地过完了后半生;而很多超一流的、绝顶级的高手,最后却死得极惨。
  
  说到底,江湖中人最终的命运如何,武功最多只能决定三成,还有四成得看你的性格、智慧、学识、社交、演技等各种其他能力,另外还有三成,则是看运气——毕竟你十年的努力可能也不及别人掉落山崖找到老爷爷那一天的好运。
  
  邬宏茂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他没有那种运气,他也没有林元诚那种天赋,像他这样的凡人若不甘于只当一个二流人物,那就得找找“门路”才行。
  
  而悟剑山庄,就是他找到的路。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萧准觉得邬宏茂的剑法“有可取之处”,所以就把他留下了。
  
  根据悟剑山庄“求剑先舍剑”的规矩,邬宏茂献上了自己的剑法,从而换来了萧准的指点,但在山庄里待了一段时日后,邬宏茂便发现了这里的一些“潜规则”——想要让萧准教你更多的东西,你就不能只当一个普通的门客,你得当他的爪牙才行。
  
  对此,邬宏茂倒也不抵触,因为他本来也不算什么正人君子;行走江湖时,他虽然没留下什么恶名,但说一套做一套的事情,他也没少干。
  
  就这样,一晃眼,邬宏茂已在萧准手下干了十几年。
  
  当年萧烜……也就是笑无疾和父亲闹翻出走的事,邬宏茂无疑也是知道的,不过……他也不敢外传就是了。
  
  眼下,邬宏茂大踏步地走进这小酒馆,第一眼就瞧见了站在柜台旁的闻玉摘和笑无疾,于是他立刻就看向他们,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哦?你们怎么来了?”
  
  那闻玉摘还没接话呢,笑无疾已是冷笑着,用一种很不友善的语气回道:“我想来便来了,你管得着吗?”
  
  被对方用话一呛,邬宏茂脸上先是浮现了几分怒意,但他好像立刻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压住了怒火,阴阳怪气道:“呵……你说得对,我管不着;这世上啊,什么人都有,有的人呢……本就属于他的东西,摆到他面前他也不要,但等到别人要去拿时,他又跑出来跟人家抢,这就叫有脾气……呵,咱这种俗人可玩儿不来。”
  
  他这话啊,旁人听不懂,但闻玉摘和笑无疾都明白。
  
  那笑无疾也是嘴上不饶人的主啊,能被他这么嘲讽吗?你当你是孙亦谐呢?
  
  “呵……”下一秒,笑无疾也是怪笑一声,用意有所指的语气,望着闻玉摘道,“诶?闻兄,你说如今这世道,还真是怪事年年有啊,这狗被养得久了,居然也会说话了,还伶牙俐齿的。”
  
  闻玉摘可是斯文人,这明着骂街的话他可不接。
  
  “你……”邬宏茂听了这话呢,虽是恼火,但也不好发作。
  
  眼前的人毕竟是萧准的儿子,就算五年前萧烜已单方面宣布和萧准断绝关系了,但萧准可从来没说过不认他——一个是少爷,一个是狗腿子,真拼个你死我活,最后主人会偏向谁……这账邬宏茂还是算得过来的。
  
  “好……咱们走着瞧……”邬宏茂的脸抽搐着,咬牙切齿地念叨了这么两声,随即也不再跟笑无疾他们啰嗦了,他马上就移开了视线,扫向屋内,突然拔高了嗓门儿喊道,“独孤永!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收到了消息,你就在此处!是男人的话就痛快点站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