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24

Chapter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经池开车赶到南山公墓的时候,远远就瞧见蹲在路边的那一团,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不好好在车里呆着,蹲在外面吹着冷风看星星吗?
  
      他把车停在几步远的位置,那一团还是一动不动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白经池大步走过去,把她拎起来。
  
      “凉快吗?”他没好气道。
  
      “恩?”余尔慢吞吞把头抬起来,眼睛有点迷蒙,说话间已经能听出一点钝钝的鼻音,“你来了啊?这么快。”
  
      没喝酒装什么醉……白经池抬手摸了摸她额头,一片滚烫。发烧了还在外面吹冷风,白经池一瞬间掐死她的心都有了,脱了大衣给她裹上,拎小鸡一样把她塞上车。
  
      他没上车,俯身把暖气开到最大,又“嘭”一声关上门,自己走到一边拿出烟点上。
  
      余尔蜷在座椅上,脑袋一歪,眯着眼睛看他,深色西装在昏暗的环境里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从侧面可以看到略显凌乱的衬衫领口,他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夹着烟,肩膀微塌,脊背也不如平时挺直了。
  
      很累吧……开那么久的车,又折腾到这么晚。
  
      余尔有点心疼,鼻子也有点酸。
  
      她还在发烧,白经池也不敢多耽搁,狠狠抽了两口,把烟掐灭,大步走回来,上车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凛冽的寒意淡淡的烟味。
  
      “对不起。”余尔垂着脑袋,心虚道歉。
  
      白经池沉默地发动车子,过了一会儿转头,她盖着他的大衣蜷成一团,看起来小小的一只,此刻正努力撑着眼皮望向他,眼神却已经有些涣散。他移开视线,盯着前方的路,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睡吧,回去再说。”
  
      周身都被他的气味包围着,让人觉得心安,余尔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很快就沉沉睡去。
  
      白经池直接开车去了医院,已经凌晨两点多,给余尔挂了夜间急诊,输上液,他坐在床边,疲惫地揉了揉额头。
  
      第二天清晨,余尔是被憋醒的,她撑开眼皮,入眼是一片纯白的天花板。右手凉凉的,还有点胀,手背上贴了一条白胶带,应该是输过液了。左手倒是热乎的很,只是感觉像被石头压着一样,都快麻了。她一歪头,就看到一颗黑压压的脑袋,白经池捧着她的手趴在床边,还在睡着。
  
      一瞬间动也不敢动了,生怕吵醒他。昨天从那么远的地方赶回来,为了找她又奔波到半夜,肯定累坏了吧。
  
      不过尿不等人啊,余尔又躺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她难耐地动了一下腿,想调整一下姿势,很轻的动作,还是把白经池惊醒了。
  
      他刚睡醒的样子还有点孩子气,迷蒙的眼神中带着一点懵懂,不过转瞬之间就又恢复回平日的沉静。他抬头摸了摸余尔的额头,已经不烫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搓了搓脸,问她:“还难受吗?”
  
      嗓音有点沙哑,仿佛含着无尽的疲倦,余尔摇摇头,不难受了,但是:“饿。”
  
      “等着,我去买吃的。”白经池站起来,走路的时候似乎有一点僵硬,他进洗手间洗了把脸,皱着眉头在后腰捶了两下,好像扭着了。
  
      看着他出门,余尔的心情开始忐忑起来,等他一会儿回来,就该算账了吧。
  
      接下来的时间就有点难捱,脑子里反反复复回放着昨天看到听到的种种,最后定格在他找到自己时那副恨得咬牙切齿的表情。他很少生气,但是昨天感觉都想揍她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缩进被子里,自暴自弃地想还不如别退烧,多晕一会儿是一会儿。
  
      然而白经池回来之后却并没有像她预料的那样对她进行“严刑拷打”,他把买来的清粥小菜摆上桌,自己一口没动,转身就出了门。
  
      他这是生气不想理她的意思吗?余尔孤零零待在病房里,拿着一个小笼包嚼啊嚼,什么味道都品不出来。
  
      啃完一个包子,饿到咕咕叫的肚子舒服了点,智商也渐渐回笼,她终于想起来,白妈妈今天早上要做手术,白先生应该是看她去了。
  
      一想起这一茬,余尔立刻掀了被子下床,饭不吃了,脸也顾不得洗,套上靴子就往白妈妈的病房飞奔。昨天答应妈妈要陪着她的。
  
      昨晚上找到她的时候白经池就周虹和白谦打了电话报信儿,不过这会儿两人看到她穿着病号服一脸憔悴的样子还是愣了一愣,下一秒周虹就痛哭起来:“孩子你去哪儿了啊?你吓死我们了……”
  
      白谦已经飞快走到她跟前来,一脸担忧:“小池说你昨天发烧了,退了吗?昨天不是下楼接小池吗,出什么事了,怎么一声不吭就不见了?”
  
      余尔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那边周虹哭着朝她伸手,她赶紧过去拉住她:“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