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25

Chapter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后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不要相信,先来问过我,知道吗?”
  
      余尔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眼睛红红地看他一眼,又低下去,脑袋顶着他的胸口,不说话。在见到他之前有很多事想问,现在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
  
      从戒指,还是爷爷,还是南嘉?
  
      这些问题光是想一想都让她心酸的要命,说出口,简直像把心刨开一样疼。
  
      白经池在沉默的对峙中无声叹气,牵着她的手把她领回病房里,反手关上门,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拿被子盖住,然后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握住她的手,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来:“这里没有别人,我们把话说清楚,好吗?”
  
      余尔看向被他握在掌心的左手,无名指上光秃秃的,心里一紧,下意识瑟缩了一下。白经池反应迅速地抓住她,在她手指上轻轻摩挲着,垂眸盯着她的手指,却并没露出惊讶的神色,仿佛早已发现她的戒指已经不在,声音听起来也难辨喜怒:“戒指呢?”
  
      “我……”余尔本想拿糊弄白妈妈的借口搪塞过去,却全部堵在喉间,说不出口。她不擅长说谎,尤其是面对白经池的时候。
  
      其实也是不愿对他说谎吧,她在意一个人,永远是拿全部的真心对待,如非必要,不会选择说谎欺骗。
  
      这几天思绪都很纷乱,这一时半会儿也很难理清,她沉默很久,到底是没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她:“你跟我结婚,是因为找我爷爷借钱,被他强迫的吗?”
  
      天知道问出这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她的尾音都在发颤,隐约还能听出努力压制过的哭腔。
  
      这是她最在意的问题,也是根本的问题,这个问题解答了,其他的那些也就有答案了。
  
      “没有。”白经池几乎是立刻回答,从昨天开始他就惦记着这件事,也为此想过很多个漂亮的答案,他知道这个问题会给余尔带来怎样惊涛骇浪般的痛苦,从爷爷去世之后,她就把所有的依赖转移到了他身上,昨天妈妈的那番话太容易让人误解,她又太敏感,自己猜测得到的答案很可能会令她的世界天崩地裂。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采用那些漂亮的、足以让她转忧为乐的答案,而是说了实话:“你爷爷是个很好的人,他很爱你,你不要这样误解他。他对我有恩,但从来没有拿这个要求过我什么。那个时候他身体状况已经不太好,所以拜托我照顾你,我答应了,他没有强迫我,我是自愿的。”
  
      他握着余尔的手,表情认真,余尔却不肯看他,垂着脑袋默默掉着眼泪:“你答应,是为了报恩对不对?”她倔强地把手从他手心里抽出来,拿手背蹭蹭眼泪,捂着脸哭个不停,“你不是真心想娶我的,你不爱我……”
  
      白经池没想到解释清楚了她又绕到另外一个问题上:“你怎么会这么想?”
  
      余尔还是固执地重复着:“你不爱我……你爱的是南嘉,婚戒也是给她设计的对不对,属于她的东西,你为什么要给我?”
  
      白经池愣了一会反应过来,这才恍然大悟她为何把戒指摘了,一时有点生气也有点无奈:“这是她跟你说的?戒指是我在店里买的……”白经池把她的手拉开,温热的手指轻轻擦去她微凉的眼泪,“我跟她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你现在吃的是哪门子醋?”
  
      “过去那么久你还爱她……”余尔赌气地拍掉他的手,哭的狠了,肩膀一抽一抽的,“你给她设计戒指,还供她上学……”
  
      白经池无奈:“如果你说的是我大学时候设计的那个戒指的话,那个只是随手一画,不是专门给谁设计的。还有资助她上学这个,你要是还介意,我们找她把钱讨回来?反正她现在赚的也不少。”
  
      余尔生气地推了他一把,抽抽搭搭地道:“给都给了,还怎么讨回来?要讨你自己去,我才不是小气鬼……”说完又哭起来,“正好你们有借口可以见面了!”
  
      白经池简直哭笑不得,起身坐到床上,把她的脸捧起来,逼她直视自己的眼睛:“谁告诉你我爱她,恩?”
  
      余尔不想跟他对视,难过地闭上眼睛,又是两行清泪落下来:“我看到你吻她……”
  
      她哭得不能自抑,白经池想了一下就明白昨天晚上她大概是看到他跟南嘉的纠缠了,一时间又气又好笑,一个没忍住就抬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真想把她的小脑瓜敲开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我没吻她,她强吻我,我躲开了。”说完又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说出这种话来好像有点厚颜无耻,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