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30

Chapter3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知道吗?”南嘉看着余尔的背影,“刚刚我听微姐说,教授有意邀请经池加入他的团队,不是留学读研,而是直接作为建筑师,在他的事务所工作。”
  
      余尔转过了头,南嘉直视着她:“美国最有名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就是我们教授和朋友合伙创办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顿了顿,见她没反应,兀自继续道,“能进那个事务所的人,不说是世界顶尖的人才,也是教授手底下最优秀的学生,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作为教授亲自带出来的学生,能进事务所实习,还是求了他很久的结果。”
  
      “是吗,所以呢?”余尔不耐烦,“你想说什么一次说完吧,我懒得听你绕圈子。”
  
      南嘉“呵”了一声,“如果不是为了经池,我也懒得多跟你说话。微姐跟我说经池已经拒绝了教授两次,教授没那么多耐心一次次来碰钉子,如果经池这次再拒绝他,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站起来,走到余尔身旁:“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他有多爱建筑设计。你不是说爱他吗,为了你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耽误他,你真的能做到心安理得吗?”
  
      余尔眼神没什么温度地望着她,“他自己的事情,他做的决定,你以为我能干涉吗?我也希望他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只要他开心,什么都可以,但是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自己拿定主意的事,没人能影响得了。”
  
      南嘉定定地看着她,似乎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好一会儿才说:“你真的以为,你对他没有影响吗?”她扯了下嘴角,笑容讽刺。
  
      “那你未免也太轻视他的感情了。”
  
      南嘉走了,余尔又坐回沙发上,已经空了的盘子搁在桌子上,懒得再动。
  
      心情被刚才这两个漂亮女人彻彻底底破坏了,她不明白,同样是这种智慧与外貌兼并的漂亮女人,为什么梁乔和乔太太就比她们要可爱很多?
  
      想到乔太太,余尔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她发了条消息:乔太太,你最近有没有好一些?还在看医生吗?
  
      乔太太怀孕之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已经严重到需要看心理医生的地步,她把得抑郁症那会儿认识的林医生介绍给了她,最近忙着各种事情,她有段时间没跟乔太太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状态怎么样。
  
      那边乔太太倒是很快回复她:我还好,身体原因不能吃药,所以每隔两天都会过去一趟。
  
      余尔:你先生没再阻拦吧?
  
      乔太太:他没反对,大概那天被我吓着了吧。说起来还要感谢你救了我呢,余尔,谢谢你。后面发了个吐舌头的调皮表情。
  
      余尔的心情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想起来就有些心酸,她知道乔太太说的“那天”是指她自杀的那次,那样漂亮又大方的女人,竟也曾被逼到自杀的境地。
  
      余尔不知道他们夫妻俩之间的纠葛,只知道乔太太被困在那个别墅里,不允许出门,家里也只有一个保姆在,那天保姆刚好有事请假,要不是她心血来潮做了些酸甜口的点心想拿过去给她尝尝,按门铃久久不应,大概根本没有人会发现里面的异常。
  
      乔太太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余尔,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余尔忙收拾心情回复:我很乐意,什么事?
  
      乔太太:我每天呆在家里也没事,想找点翻译的工作来做,英语德语都可以,我大学二专是英语,也在德国留过学,只要不是太冷门的专业文献我都可以翻译。
  
      余尔:好,我帮你联系。不过你身体受得住吗?
  
      乔太太:你不要太小看我,我身体好着呢哈哈!
  
      余尔:怎么突然想要工作?
  
      乔太太:我虽然现在不能上班,但不能一直不工作,女人还是要靠自己,不能一味依附男人,不然等到有一天被抛弃,带着孩子喝西北风去吗?
  
      余尔沉默,她知道乔太太只是在自嘲她自己的现状,但推及自己,总觉得这句话也是很有警醒意味的。她不就是完全依附于白先生的吗,虽然就算被抛弃了她也不用喝西北风,但以她现在对白先生的依赖,离了他自己能不能活得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她忘不了刚才宋清微问她工作,她说出“没有”那两个字时,宋清微眼中一闪而过的轻视。她那种以事业为重心的女强人,大概完全不能理解她这样的全职太太吧。
  
      大概是她沉默太久,乔太太意识到了什么,又说:我不是在影射你,如果让你多想了,我向你道歉。我的经历你也了解,刚才只是有感而发,并没有其他意思,你知道我每天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胡思乱想来打发时间。你上次问我为什么不愿意就这样跟他过日子,或许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我希望和一个男人平等相爱,而不是像宠物一样被豢养起来,我希望自己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其次才是某个人的妻子,以及某个孩子的妈,你明白吗?
  
      余尔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明白……
  
      乔太太发过来一个可爱的表情:我现在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跟你说说心里话,你不要嫌烦哈。
  
      余尔也回她一个表情:不会的,我们是好朋友嘛!o(≧v≦)o翻译的工作我联系好了再回复你,你好好养身体,照顾我好干儿子。
  
      乔太太发过来一个害羞的表情:知道了,孩子他干妈。
  
      余尔正想点一个亲亲的表情发过来,突然听到耳边响起白先生的声音:“玩手机不要凑那么近,对眼睛不好。”
  
      余尔抬头,白经池笑着在她旁边坐下,拨了拨她耳边掉下来的碎发:“是不是很无聊?”
  
      “没有。”余尔摇头。
  
      白经池笑了,握住她的手:“待会儿b大的陈主任会过来,我见过他就可以走了,再等一会就好。饿不饿,先吃点东西?”
  
      “不吃了,我刚刚已经吃了很多了。”余尔摸摸肚子,噘嘴道。
  
      “是吗,我摸摸。”白经池笑着伸手过来,余尔怕被人看到,忙拍掉他的手,情急之下直接甩上去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
  
      两人都愣了一下,余尔也顾不得别人看不看了,连忙双手捧住他被打的那只手,举起来给他呼呼吹气,一脸的内疚:“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经池好笑不已:“没关系。”
  
      “疼吗?”余尔自己先眼泪汪汪起来。
  
      “不疼。”白经池反握住她的手,“别紧张,乖。”
  
      不管暴躁还是激动抑或紧张,他总能轻而易举将她安抚,余尔果然安静下来,“哦”了一声,轻轻挨在他身上。
  
      靠到他身上的一瞬间,脑子里又闪过乔太太的话,心里像被刺了一下,她立刻坐直身体,只抓紧了他的手。
  
      她想要跟他平等地相爱,而不是像菟丝子一样,全然依附,没有自我。
  
      白经池带着她随意走了走,没多久就又碰到了爱默生教授,他身旁站着一位精神烁烁的老先生,白经池被爱默生教授招手叫过去,介绍给了对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