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31

Chapter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经池凌晨时分被一阵嗡嗡声闹醒,睁开眼,房间一片昏暗,只有床头亮着一片光。余尔把脑袋埋在他怀里,整个人被被子蒙了起来。
  
      白经池动作极轻地支起手臂,将她床头正在震动的手机摸了过来,一个没有储存的号码,不过相当眼熟。他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调成静音,然后很小心地将她从身上摘下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电话自动挂断之后又锲而不舍地响起,白经池关上卧室的房门,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接了电话。
  
      “喂。”
  
      彼端的刺刀听到这道低沉冷冽的男声,不禁愣住,把手机拿开看了一眼,是余小姐的电话,没错啊……“你、你好,我找余小姐。”
  
      “我是他丈夫,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客厅里温度要低不少,白经池只穿着睡袍出来,声音听起来比温度更低几分,“直接说吧,刺刀。”
  
      那边正犹疑不决的刺刀更诧异了,纠结片刻,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了。这个人既然知道他,想必也已经知道余小姐和他的交易。
  
      余尔老早就安排刺刀去a市,他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拖着没走,前段时间猴子被人盯上,他一方面抱着侥幸心理,一方面觉得不能抛下兄弟独自跑路,还想留下帮他一把。后来是平静了一段时间,没想到前两天几个兄弟突然一起失踪,道上有人专门给他递了消息,说上面有人要找他,他这才惊醒,估计是上次那桩事儿东窗事发了。
  
      这个电话并没持续多久,白经池的脸色在昏暗的环境中晦暗不明,挂了刺刀的电话之后,他又接连拨出几个电话,强势而迅速地安排刺刀和他的孩子离开c市。
  
      一切安排妥当,回到卧室之后,他现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等身上的凉意都散了,才掀开被子钻进去。睡梦中的余尔咕隆一声,自觉地翻个身靠进他怀里。
  
      白经池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在安静的房间里长叹了一声。
  
      第二天白经池去参加交流会,余尔没有一起去,一个人呆在酒店里。白经池本想联系一个导游带她逛逛,余尔拒绝了,她本来就懒得跟陌生人打交道,现在心情欠佳,根本没有玩的心情。
  
      一个人在酒店百无聊赖看电视的时候,一些自私的想法会不受控制地冒出来:如果她没有自作主张定来b市的机票,现在大概和白先生还在哈尔滨开开心心地游玩吧,不参加昨天的晚宴,就不会被刺激到,更不会被沉甸甸的心理压力搞得萎靡不振。
  
      虽然这样想很自私,但她真的有点后悔了。
  
      这次的交流会规模不小,在学术界很受重视,网上有同步的现场直播。酒店有网络电视,余尔搜索到现场直播的频道,技术讨论环节,她听不懂也没多大兴趣,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
  
      门铃响起,送餐服务到了。余尔已经换上了漂亮的衣裙,打开门,服务小生礼貌地微笑着,“上午好,白太太,送餐服务,请问可以进去吗?”
  
      余尔点头:“请进。”
  
      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摆好餐具后请余尔就座用餐,她走过去的时候,对方体贴地为她拉开了座椅。余尔却没坐,从钱包里拿出好几张崭新的红色大钞递给他:“不用服务了,你先出去吧。”
  
      “好的,谢谢白太太。”服务生笑眯眯接过,请她在账单上签了字,礼貌地道别离开。
  
      为了不显得太孤独,余尔叫了很丰盛的菜肴,打扮得也很漂亮,然后一个人对着无聊的直播内容享受丰盛的午餐。
  
      只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吃饭,胃口到底是不如有人陪伴的时候好,她吃了很久,最终却没吃多少,许多东西都剩下了,很是浪费。
  
      白经池打来电话的时候,她倒了杯酒正慢慢浅酌,才喝了两口却好像已经有了醉意,说话的声音听着都轻飘飘的。
  
      “还在睡?”白经池问。
  
      “没有哇,我在吃饭,好多,吃不完。”余尔窝在座椅上,右手握着酒杯晃晃悠悠地,“你吃饭了没有?”
  
      “正要去吃呢。”白经池似乎在走路,电话中能听见周围杂乱的脚步声,有人还在说着呜哩哇啦的英文。“无聊的话就出来逛逛,下午结束了我去接你。”
  
      “哦。”余尔点头,体贴地说,“你快陪教授去吃饭吧。”
  
      白经池“恩”了一声,记起今天凌晨接到的那个电话,想了想,还是没告诉她。
  
      哪怕直播过程很无聊,余尔还是一直看到了下午,然后如愿以偿地在镜头里看到了白先生,几位教授和知名学者演讲之后,他被邀请上台发言。这样学术性的场合,他作为一个商人上台发言,台下的反应居然相当热烈。
  
      他站在半人高的讲台后面,身上穿的是她在最好的西服店为他定制的手工西装,领带也是她早上亲手给他搭配的,那张脸五年来她日夜相对,英挺的眉眼和轮廓她昨晚还曾细细吻过,明明每一处都是她无比熟悉的,但又好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了。
  
      他说的专业术语余尔一个都没听懂,或者说每一个字她都没有听进去,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看着镜头里的白先生,越来越恍惚。
  
      他的发言简单精炼,几分钟就结束了,余尔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从讲台上走下来,消失在镜头边缘,才猛然间醒悟。
  
      她从未见过这样神采飞扬的白先生。就连他刚刚下最后一层台阶时那轻盈的一跳,都是她从未见过的活泼姿态。
  
      她记忆里的白先生,总是沉静稳重、不动声色的样子,尤其是这几年,对人越来越冷淡,有时甚至称得上冷漠,无论生气还是开心他都不会有太明显的表情,最多皱皱眉头,抑或微微扬起唇角,连大笑都未曾有过。
  
      电视里的讲台上已经换了另一位青年才俊,余尔关掉电视,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
  
      关家老宅,二楼里面的房间里,关衡听完手下的汇报,气得大骂了一通,最后咬牙切齿地说:“你们这群饭桶!查了一个月才找到人,现在告诉我跟丢了?给老子查清楚从谁那儿走漏的消息!还有抓到的那几个人,给老子好好审!审不出来你们全给我卷铺盖滚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