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33

Chapter3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两天连轴转似的工作,终于把放假那几天堆积起来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白经池埋在文件堆里忙活了一早上,看完最后一页,合上黑色的文件夹,目光移向桌子右上角的黑色木质电子钟,时间显示12:11,就在这几秒种里,数字忽然又跳动,变成12:12。
  
      忽然想起以前曾经看到过的一个说法:如果看时间的时候,时钟和分钟是一样的数字,说明有人正在想你。
  
      这个念头冒出来,白经池自己都觉得矫情,顿了顿,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等待的时间里,他一直盯着电子钟上橘黄色的数字,直到接通的那一刻,数字还没有变,他心里竟然有小小的喜悦。
  
      “喂,老公。”电话里传来余尔软软的声音,这是白经池今天第二次听到她叫老公,心头还是不受控地跟着酥了一酥。以前觉得肉麻的称呼,现在听来竟也很悦耳。
  
      “恩……”他低沉地应了一声,却仍能听出其中泄露的一丝愉悦,白经池站起来,走向落地窗的时候顺便抻了抻腰,“在做什么?吃饭了吗?”
  
      “还没,我在外面。”
  
      “恩?”电话里忽然变得嘈杂了一点,白经池似乎听到了谁的喊声,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眉毛还没来得及皱起来,又听到余尔带上笑意的声音,“我在你办公室外面呢。”
  
      办公室外面……
  
      白经池捶腰的手一顿,下意识转身,办公室的门刚好被推开,一颗红色的脑袋探了进来,余尔大半张脸都藏在围巾里,戴着毛线手套的手笨拙地把围巾往下拽了拽,露出脸朝他笑起来。
  
      白经池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来,收了手机朝她走过去,温热的手掌覆上她的脸,有一点凉。“怎么不先跟我打个电话?”
  
      余尔笑嘻嘻地把食盒往上提了提,递给他,嘴上抱怨道:“好重。”
  
      白经池连忙接过来,反手关门的时候听到外面某个女秘书含糊不清的声音:“恩恩,这个好好吃!杨姐你尝尝!”
  
      然后方硕激动地喊了一句:“那个是我的!一人两个!”
  
      刚才电话里那个声音就是他吧,白经池从即将合上的门缝里瞥了一眼,几个人热热闹闹地围成一圈,申逸一手拿了一个点心,吃得形象全无。
  
      不知不觉这一群人已经都被收买了……白经池啧了一声,把门合严。
  
      办公室里暖气开得足,吃饭的时候余尔就把大衣脱掉了,这次坐到和白经池同一边,挨着他,自己吃一口喂他吃一口,一向洁癖的白经池也没什么反应,她喂一口就吃一口,然后说一句“你自己吃,不用喂我”,下一次她的筷子再伸过来,他还是条件反射地张口。
  
      饭吃到最后,余尔就差坐到白经池大腿上去了。两个人挨在一块歇着,有一搭没一搭地低声说着话,白经池听出她越来越懒散的声调,问她:“困了?要不要去睡会?”
  
      余尔“恩”了一声,两手往他脖子上一挂。白经池莞尔,从善如流地将她打横抱起来。
  
      原本是打算和她一块休息一会儿,不过她今天好像格外粘人,在外面的时候明明困得眼皮都快合上了,但一放**,她好像立刻又清醒了,对他又亲又抱的,一个劲儿往他身上蹭。白经池拿她没办法,被勾得起了火,就直接在这张小床上把她给办了。
  
      还没在办公室试过呢……
  
      马上要进去的时候,余尔忽然睁开眼问他:“有没有那个?”
  
      有段时间做的时候不戴套了,白经池一下子就没反应过来她问的什么,脑筋转过来之后嘀咕了一句:“办公室怎么会有那个。”
  
      余尔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熟门熟路破了城门。
  
      ……
  
      白经池睡了很沉的一觉,最后被敲门声吵醒,杨秘书在休息室外面喊他:“白总,您醒了没,建材公司的陈总已经到了,在会客厅等您呢,申特助已经先过去了。”
  
      白经池坐起来,搓了搓脸:“给我几分钟。”
  
      “好的,文件已经放在您桌子上了,待会您记得拿。”杨秘书应声,踩着高跟鞋离开。
  
      白经池洗漱完出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三点了。今天睡太久了。
  
      他拿上杨秘书准备的文件,拉开办公室的门,看了一圈。角落里的方硕只露着黑色的脑壳,白经池经过的时候,敲了敲他桌子。方硕猛地一下跳了起来,反倒把白经池给惊了一下。
  
      他看了一惊一乍的方硕一眼,心里直叹气,这胆子,跟白球球有的一拼。
  
      “白总!”方硕站得笔直,虽然胆子小,但是还是很有眼色的,白经池还没说话,他就回答道,“夫人已经回家了,让我们等你睡醒再告诉你,没事不要进去打扰。”
  
      白经池点了点头,刚睡醒,声音还带着一点倦意:“继续工作吧。”
  
      见完陈总回来,白经池抽空给余尔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听,挂了电话发了一条短信过去,问她晚上要不要出去吃饭。
  
      接下来有一场重要会议,因为过程中出了一点差错,一直拖到快六点才结束,散会之后他率先离开会议室回办公室,在电梯里拿出手机看了看,余尔一个小时之前给他回了短信。
  
      ——回家吧,我有事跟你说。
  
      她的语气不太对。白经池一点一点蹙起眉,把电话塞回口袋里。其实他具体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仅仅一条短信而已,语气和情绪都是看到的人自己脑补的,但他就是觉得有问题。
  
      尤其是结合今天一整天她的反常:突然改口叫他老公;吃饭的时候很黏他;那个的时候要求戴套;睡醒之后一声不吭离开……
  
      手指在文件夹的封面上敲了敲,电梯到达33楼,白经池大步迈出电梯,回办公室拿上大衣和钥匙,匆匆离开。
  
      一路上脸色都紧绷着,回到别墅甚至顾不得把车开进车库,直接停在院子里,下车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餐厅饭菜已经摆上桌,余尔还在厨房里,拿着汤勺在炖锅里慢慢搅着。
  
      白经池换上拖鞋,从玄关走过去,空气中烟火的气息越来越浓厚,仿佛是踏入了另一个温暖的世界。他看着余尔忙碌的背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回来啦?”余尔转头看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洗手吃饭吧,汤很快就好。”
  
      “好。”白经池轻声应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