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34

Chapter3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翟域到达酒吧的时候,发现白经池已经一个人先喝上了,他走过去在他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下,要了一杯酒,转头问他:“赵恺呢,不是早给我发微信说到了?”
  
      白经池动动脑袋朝后面示意了一下,连话都懒得说一句。翟域往那边一瞧,好嘛,赵恺那玩意儿正在一个小美女跟前杵着跟人搭讪呢,对方一脸的不耐烦,他还腆着脸要请别人喝酒。
  
      可能是察觉到了翟域的目光,赵恺朝这边看了过来,翟域立刻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他回了一个中指,然后继续跟小美女聊天。
  
      “怎么突然想起来喊我们喝酒来了?”翟域看着旁边一杯一杯喝酒的白经池,这人就差把老子心情不好六个大字写在脸上了,“怎么着,跟小鱼饵吵架了?”
  
      白经池转了转手里的酒杯,叹了口气,没说话。
  
      他不肯多说,翟域也不多问,其实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小鱼饵爱他爱得那么死心塌地唯命是从的,能吵什么架?再说人家俩夫妻甜甜蜜蜜这么多年了,就算吵个架也是在秀恩爱,他们单身狗就不用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那边赵恺终于舍得回来了,大喇喇一坐,眼睛却依然留在那边,四处搜寻着。翟域没好气地骂:“你丫有没有点良心,放着心情不好来买醉的兄弟不管,还有心情去泡妞!”
  
      “啥?”赵恺立刻看向白经池,“你心情不好啊?”
  
      翟域啧了一声,“你丫鼻子上俩眼睛是用来出气的吗?”他扳着白经池的脸给他看,“瞧瞧,脸上这不刻着‘心情不好’几个字呢么,你是不是瞎!”
  
      白经池一把拍掉他的咸猪手,“滚!”
  
      翟域指着他骂:“好心当做驴肝肺!”
  
      赵恺乐了:“哈哈哈哈让你多事!”
  
      翟域继续把矛头指向他:“先别笑我,你妞儿泡到了吗,人家都不乐意搭理你吧。”
  
      “你懂什么!”说这个赵恺来了劲,一脸陶醉的表情,“你不知道那姑娘多带劲儿,眼睛又大又水灵,就那么瞪一眼,老子半身都酥了,啧啧。”
  
      “就你这混样儿也就下半身了,上面一半都是废的。”翟域切了一声,“不过你什么时候改好这一口了,你不是一直喜欢胸大无脑的么?”
  
      “这你就不了解兄弟了吧,我一直好这口啊,好多少年了都,就说你不关心我吧,居然误解我是那种看重三两肉的人。”
  
      翟域斜睨他两眼,放低了声音说:“赵恺,你丫该不是觊觎我们小鱼饵吧?刚才那姑娘跟小鱼饵长得还有几分像呢,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早起贼心了?”
  
      白经池握着酒杯的手一顿,立刻眼尾一横扫了赵恺一下,那一眼凉飕飕的,赵恺自己也愣了一愣,没忍住骂了一句:“靠!”
  
      被翟域这么一说感觉还真有点像!但是苍天作证,他之前真的没发现!
  
      赵恺立刻举起双手:“我以下半生的性福发誓,我真的没有觊觎你家小鱼饵!”白经池意味不明地冷哼一声,赵恺指着翟域大骂,“挑拨离间呢你,神经病!”
  
      翟域一边喝酒一边乐,对于成功破坏他泡妞儿的兴致相当有成就感:“现在还觉得人姑娘水灵吗?”
  
      赵恺狠狠白了他一眼:“水灵你mb!”
  
      哪里还有心情泡妞儿,觊觎兄弟老婆可是很严重的罪名,赵恺生怕白经池真把这事儿往心里去,一边陪他喝着酒一边解释:“那什么,你别听翟域那神经病瞎说,我就是看人姑娘长得漂亮,真不是冲着别的,要不是翟域说,我真没发现她们长得像!”
  
      白经池跟他碰了碰杯:“行了,我没那么小心眼,兄弟一场,我了解你,哪这么容易被人搬弄是非。”
  
      “就是!”赵恺放了心,然后又瞪了赵恺一眼,“搬弄是非!”
  
      “嘿!合着我在这儿搬弄半天是非,还让你俩感情更深厚了是吧?”翟域啧了一声,“那我不是白忙活了吗。”
  
      赵恺还心有余悸地拍着白经池马屁:“小鱼饵对你那份心可是没话说,全心全意扑在你身上,别人就是觊觎也没机会不是!”说完这句话又觉得好像不太对,这不等于变相承认自己有贼心了么!他立刻呸了一声,“得了,我还是自罚三杯算了!”
  
      白经池垂着眼皮,默默喝酒。
  
      那个全心全意爱他的人,现在也是全心全意要跟他离婚呢,怎么办?
  
      三个人喝了一会儿,翟域看白经池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却一直喝个不停,撞了撞他胳膊:“诶,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回家小鱼饵该着急了吧?”
  
      那边赵恺已经有点喝高了,往白经池肩膀上一搭:“回、回什么家!今天我们不醉不归!谁都不许回家!不就一套破房子吗,连个人都没有,有什么好回的!”
  
      翟域都懒得搭理他:“那是你!经池家里可有人在等着呢。”
  
      “哦,对哦。”赵恺看了看白经池,猛摆手,“走走走,你走吧,女人如衣服,不穿不行,兄弟如手足,说砍就砍,砍完明天来找我还能给你接上!”
  
      翟域还算比较清醒,见他没有要动的意思,问了一句:“你回吗?”
  
      “回哪儿去。”家都没了,让他回哪儿?白经池举起酒杯:“来吧,今天不醉不归!”
  
      ……
  
      江畔别墅里,余尔又是一夜无眠。
  
      他们在餐厅那一场对峙,以白经池的离去告终。他最终还是没有签协议,她拿出来的那一份,他自始至终没有碰一下。他说想静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余尔没有像以前一样无论多晚都在客厅里等到他回来,她待在房间里,其实也没睡着,躺在床上一直哭到天亮。
  
      外面的动静她都知道。快天亮时白经池回来的声音,在卧室外面停留的几分钟,转身离开时越来越轻的脚步声,还有天亮之后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响声,她都听到了。
  
      快八点的时候白经池来敲门,敲了两下,余尔没回应,他在门外说:“醒了就起来吃饭吧。”
  
      他怎么知道她醒着……余尔翻了个身,把脸迈进枕头里蹭了蹭,鼻翼间都是他的味道。
  
      她洗完脸出来,看到白经池垂着头坐在餐桌前,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早饭,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动静才抬起头,对上她红肿的眼睛,眼神暗了暗,然后冲她笑了下:“过来吃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