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35

Chapter3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层的变动对职员的日常工作并没有太大影响,不管大家心里正上演着怎样的豪门恩怨情仇,各个项目还是照常进行着。
  
      从同事的闲聊中得知白经池离职的消息,南嘉比大家更迫切地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考虑了一下午,上33楼打算找余尔问个清楚。但她忘了,33楼本就不是她可以随便来的,更何况余尔不是白经池,不是她想见就能见到的。
  
      “南组长,不好意思,没有余总的吩咐,您不能进去。”南嘉在秘书拦在办公室外。
  
      南嘉抿了抿唇,“那麻烦你通传一声,我有事情要见她。”
  
      罗小玲礼貌又抱歉道:“抱歉,余总吩咐过,不随便见客,您有要紧事的话可以先反馈给王总监,请他代为转达。”
  
      其实余尔的原话并没有这么委婉,总裁办接到的命令是“没有预约的不见,闲杂人等不见。”
  
      余尔现在还属于业务不熟练的状况,每天都有很多必要的事情要处理,还有很多必要的人需要应酬,真的没有闲心再去见其他不重要的人。就连各个部门的总监想要面圣也得提前给秘书室打个电话问问余总有没有时间。
  
      但是这种感觉让南嘉很不爽,原本她很看不起的一个人,突然变得高高在上起来,见一面比见皇帝还要难,仿佛一下子把自己比到了尘埃里。
  
      心里恼火却无法发作,她的脸色就显得不是很好看,罗小玲脸上保持着微笑其实心里已经很忐忑,毕竟以前南嘉是白总面前的大红人,33楼想来就能来,没人敢拦。现在余总和白总之间到底怎么回事没人知道,她虽然是照着上面的命令办事,但万一人夫妻俩还好好的,她今天得罪了南嘉再间接得罪白总,以后还会有好果子吃吗?
  
      南嘉正打算转身离开呢,下楼派发文件的杨茹回来了,看见俩人杵在那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小玲你怎么搞的?把南组长拦这儿干嘛呢?”
  
      罗小玲一听她批评的语气就慌了,“南组长她想见余总,但是余总不是说……”
  
      没等她说完杨茹就道:“南组长是一般人吗?真是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赶紧回去吧你!”她还记着上次余尔提到南嘉时熟稔的态度,这南嘉跟白总和余总关系都不一般,哪儿能跟别人一概而论。
  
      她朝南嘉笑着:“南组长快请进吧。”
  
      南嘉看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丝讥诮。
  
      杨秘书敲门之后领着南嘉进去,余尔从办公桌后面抬起头,看到南嘉时愣了一愣,接着扫了杨茹一眼,眼神有些冷。“你先出去吧。”
  
      她放下笔,直起身转了转脖子,往后靠在椅子上,等门关上了才看向南嘉:“找我有事?”
  
      “你跟经池怎么回事?”南嘉走过来,“他为什么突然辞职了?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们的事,没必要向你交代。”余尔不耐烦地皱眉,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永远这么自以为是,“没别的事就出去吧。以后不要再上来了,公事找你上司,私事更不要来问。”
  
      南嘉冷笑一声:“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余尔看着她没说话,等她转身离开,拨了内线:“杨秘书进来一趟。”
  
      杨茹心里咯噔一跳,连忙站了起来。从余尔穿着职业装入主公司开始,已经不再是她们以前见过的那个温软和善的样子,虽然大多数时间看起来还是很温和,但待人处事都冷硬了不少,无论是来自于那个位子还是她本身气场的压迫,杨茹面对她的时候都惶恐了很多。
  
      她刚刚的声音隔着电话听起来都很冷,杨茹战战兢兢地进了办公室,果然见她面色不善。
  
      “杨茹。”余尔盯着她,新仇旧恨加起来,对她的态度相当冷淡,“人是你放进来的?”
  
      “是。”
  
      “我记得已经说过,闲杂人等不见,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杨茹解释道,“我以为南组长和您……”
  
      余尔没耐心听下去,摆了摆手:“明天去后勤部报道吧。”
  
      南嘉从33楼出来,心里憋了一股气,也没心情再回去工作,直接离开了公司。反正下班时间也快到了,这个公司已经没有再待下去的意义,早退一次又能怎么样。要不是因为手头这个项目是她回国后的处女秀,想做得漂漂亮亮的,她都想立刻辞职了。
  
      让她在余尔底下做事,真心做不到。
  
      她回国之后买了一辆代步的小车,开车回家的时候经过一个路口,停下来等红灯的间隙里,不经意朝路边瞥了一眼,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人——陈勇,同项目组的同事,家境一般,能力一般,在组里属于进不到核心的边缘人物,得了他师傅的关照才有机会混进来。
  
      他对面坐着的人也挺眼熟,南嘉愣了愣,她没看错的话,那个应该是淼淼的未婚夫吧?
  
      关衡,怎么会跟陈勇坐在一起?他一个上层社会的富家少爷,有名的花花公子,怎么会认识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普通市民?再说关家跟余氏可是竞争关系呢。
  
      ……
  
      寇茵知道余尔接管公司之后,又给她打了电话,言辞之间尽是嘲讽。法院的传票余尔已经收到,她们最终还是走到了打官司这一步。
  
      余延钊还在疗养院,病危通知早都下了,寇茵却让医生想办法吊住了他一口气,受罪又怎样,说到底都是他自找的。余尔也没多管,她总不能过去把他的管拔了,那样估计寇茵就要告她谋杀了。
  
      开庭之前循例进行庭前调解,毫无意外地,调解失败。
  
      开庭那天,余尔和林彦一起到达法院。外面已经有不少记者蹲守,豪门的财产纠纷话题度还是很高的,余尔跟林彦一起从车上下来,立刻被一拥而上的记者围住。
  
      各种尖锐的问题纷至沓来,余尔戴了墨镜,紧紧抿着唇,什么都不回答,在保安的保护下艰难地摆脱记者。
  
      出庭作证的小护士名叫刘婉婉,他们先见了刘婉婉一面,她表现一切如常,还宽慰了余尔两句,让她颇为感动,也放心不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