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52

Chapter5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打开盒子,里面居然真的躺着一只戒指,指环部分依然是简单到极致的铂金,中间有一颗圆形钻石,被两尾小鱼环绕在一个心形轮廓里,在浅橘色的灯光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余尔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艰难地将视线从那两尾小鱼上移开,望向面前沉静而立的男人,开口的声音都有些艰涩:“这是……什么意思?”

    白经池看到她发红的眼圈,心头也有些泛酸,上前一步来,抬了抬手,似乎想拥她入怀,最后又无声放弃。“你喜欢吗?这是我为你设计的。”他指着那两条很简单的鱼,笑了笑说,“这里是两条小鱼,看出来了吗?”

    “为什么送我这个?”余尔低头吸了吸鼻子,“不是都都离婚了,你送我戒指做什么?”

    “没有离婚。”白经池捧起她的脸,拇指拭去她眼角的泪渍,“上次是骗你的,我没有签字,没有办手续,我们没有离婚。”

    余尔愣了一秒钟,掉起眼泪来,气愤地控诉他:“你骗我!”

    白经池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骗你,我只是……不想跟你离婚。”

    他又不爱她,为什么不愿意离婚?余尔再也控制不住,哭出声音来。

    白经池把她按到怀里,抚着她的头发,哑声说着:“我们不离婚好不好?你想要什么都告诉我,我一定努力做到;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你也告诉我,我都改。你介意以前那个戒指我们就不戴,你不喜欢南嘉我们就不见她,你不想让我留在公司我就找别的工作,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重新开始……

    这四个字拥有无法估量的魔力,余尔靠在熟悉又安心的怀抱里,瞬间就动摇了,坚持那么久的信念一夕崩塌,她抱着白经池的腰哇哇大哭,眼泪鼻涕全蹭在他的针织衫上。

    白经池在她背上轻轻拍着,心里也酸涩的要命。

    等余尔终于哭够了,想起他刚才某句话,在他怀里抽抽搭搭地问:“爱默生教授呢,他不是邀请加入他的事务所吗,你怎么没有跟他去美国?”

    “我推掉了。”

    余尔呆住:“为什么?你不是……很想做建筑师的吗?”

    “做建筑师也不是一定要美国,如果去肯定也要带着你去。”白经池的脸颊贴着她的脑袋,云淡风轻道,“可是你还在跟我闹脾气,我哪里走的了。”

    带着她吗?余尔眼眶又热起来,心里酸酸麻麻的情绪中夹杂着说不清的感动和难过,她忽然有些怀疑了,自己一心想要放他自由,真的是正确的决定吗。

    “我不是闹脾气。”她把脸埋着,闷闷地说。“我是认真的。”

    白经池身体微微一僵,看来还是没有哄好啊。

    他把她的脑袋从怀里抱出来,擦掉眼泪,然后牵着她到沙发前坐下,自己蹲在了她跟前,“能不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不要说什么爱不爱合适不合适的,如果是这个原因,当初他们就不可能会结婚。

    余尔抹抹眼泪,红红的眼睛望向他:“你不去美国,是因为我吗?”

    白经池看着她,点头。“与你相比,那些事都不重要。”

    鼻子一酸又想哭,余尔连忙闭上眼睛把脸埋在掌心,想要压抑这阵哭的冲动,然而温热的液体还是瞬间从紧闭的眼皮间漏出来,湿了手心。

    “你爱我吗?”她颤抖着声音问,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表情。

    既然我真的那么重要,甚至超越了你的大好前程,那么,你爱我吗?

    “我……”白经池有一瞬间的迷茫,爱这个字,他从来没有说过。

    爱她吗?在一起的时间里并没有太大感觉,但是舍不得分开,分开之后也会难过,厚着脸皮一直不肯签字离婚,搬到她的对面来住,甚至像偷窥狂一样在楼道里偷偷安了摄像头,应该是爱的吧?不然为什么看到她和温哲举止亲密默契会那么嫉妒呢?

    然而这片刻的犹豫已经足够令余尔刚刚燃起一丝希望火苗的心脏重新落入冰窖,心口像生硬的沙砾刮过,又疼又涩。心里响起一道悲哀的声音:看吧,他本来就不爱你,何必自取其辱呢。

    掌心一片濡湿,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尽力保持着平静:“我不想再过之前那样的生活了,我不愿意再做一个附属品,整日仰望着你,指着你偶尔大发善心的垂怜度日。我不想继续那种卑微的生活了,你明白吗?”

    “你和我在一起,是这样的感觉吗?”白经池的心也一下坠入谷底,原来他让她这么痛苦吗?

    余尔沉默不语,房子里霎时安静下来,压抑得让人心头发闷。

    好半晌,白经池才又调整好心情,把她的手放在手心里,说:“我们把以前的事都忘掉,重新来过,就当作没有结过婚,我重新追求你,直到你满意,愿意和我在一起为止,这样好吗?”

    余尔不解地看着他:“你何必这样?”

    白经池却只是把她的手捧起来吻了一下,“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

    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很认真,余尔却猜不透他的心思。既然不爱她,为什么非要重新开始?大费周章地追求她又是图什么?他应该从没追过人吧,南嘉和她几乎都算是倒贴的,他这样的性子,大概根本不知道如何追女生。

    白经池目光恳切,余尔看了他很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抽回手别开头,垂着眼皮说:“我想自己静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