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爱入佳境 > Chapter70

Chapter7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经池自发将余延东的态度当做默许,除了晚上不被允许留下来,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耗在余宅。www*shuotxts/com至于知源事务所,他这个合伙人参股没几天,又请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假。
  
      长到什么程度呢?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看心情。
  
      没办法,办婚礼要请婚假,婚假完了还有蜜月,蜜月完了可能就是产假了……
  
      连宋知这样好脾气的人都忍不了了,呵呵两声:“债见!”
  
      白经池转身,春风满面地离开了事务所,开车直奔余宅。
  
      余尔中午跟梁乔有约,办完事又专门跑回了江畔别墅,去找隔壁的乔太太。乔太太是元宵节那几天分娩的,余尔从别墅搬出来后跟她联系的本就少,预产期前那段时间更是彻底断了消息。那位乔先生是个冷硬的主儿,余尔猜到成是他怕影响胎儿不许乔太太接触电子产品。
  
      不过她一直记着乔太太的预产期,到了那两天又给乔太太打了几通电话,虽然没通,但几天后乔太太用另一个号码给她回了过来。
  
      她说已经顺利生产,是个男孩,很健康,她和孩子一切都好云云,总之是让余尔不要担心。然后又说她等身体好些就带孩子给她看看。
  
      余尔在电话这头哭得稀里哗啦的,一部分为她高兴,更多的却是难过。生孩子虽然辛苦,但对每个妈妈来说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是余尔从乔太太声音听到的,几乎全是心如死灰一般的无力。
  
      她怕影响乔太太休息,没聊太久,电话里打听到了她所在的医院,第二天下班后匆匆赶去看望。她刚好在休息,病房里有看护在守着,余尔就去看了看小宝宝,回来的时候乔先生也在病房里,乔太太已经醒了,余尔跟她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几天后她再去医院,才得知乔太太已经出院,之后又是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联系不上,她给乔先生打过一通电话,他说乔太太和孩子已经回家休养,不方便见外人。
  
      余尔虽然不满,却也不能说什么,别人的家事,她没资格插手。
  
      好在没过几天乔太太就主动在微信上戳了她,聊天中很明显感觉到她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余尔也放了心,后来就一直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只是一直没能碰上面。余尔给她家娃娃准备的礼物和红包,一直都没机会给。
  
      婚礼已经提上日程,这几天白经池开始着手寄送婚礼的请柬了,每一封都是他亲手填写的,余尔帮他填了几张,全是给她自己的朋友的。
  
      白爸爸白妈妈得知他们要补办婚礼,比他们俩还高兴,这几天白妈妈一有空就拉着余尔商量各种婚礼事宜。余尔今天抽出空来,跟梁乔谈事情的时候顺便把请柬给了她,乔太太的这封,她直接送了过来。
  
      余尔到乔家的时候,保姆给开的门,似乎是认得她,犹豫一番,把她请进了门。
  
      不巧的是,乔先生和乔太太都不在,余尔没办法,把请柬给了保姆,请她代为转交。打算离开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余尔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跟在匆匆上楼的保姆后面,想一块上楼去看看,被保姆发现之后拦了下来:“白太太,您不能上去……”
  
      “我就看看宝宝,看一眼,马上就下来。”余尔恳求道。
  
      “不行的!先生吩咐过,他不在的时候不能让任何人来看孩子,今天让您进来都是破例了……”保姆为难地抓着楼梯扶手,“白太太,您别为难我了。”
  
      余尔不甘心地往楼上看了一眼,只能作罢。
  
      她回到家的时候白经池也刚刚到,见她一脸愁云的样子,把她拉到怀里揉了揉,“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余尔气哼哼地说:“隔壁那个乔先生!”
  
      白经池当了真,眉毛微微蹙起:“怎么回事?你碰到他了?”
  
      “啊不是,”余尔连忙解释,“我去送请柬,乔先生和乔太太都不在,我想看看小宝宝,保姆不让我看!她说是乔先生吩咐的,不许任何人看宝宝,你说他小不小气?”
  
      “想看宝宝就让乔太太给你发照片啊,你不是经常跟乔太太聊天吗。人家家长都不在,保姆怎么敢让你看孩子,被你偷跑了怎么办?”
  
      “也是哦……”他们家现在就保姆一个人,确实不能随便给人开门。余尔这么一想就释然了,不过又发现另外一个问题,“说起来,乔太太从来没有给我看过宝宝的照片呢,也很少说起,每次我问起,说不了几句就被她岔开了。”
  
      秀气的眉毛又皱了起来,白经池伸手给她抚平,笑道:“这么喜欢宝宝,我们也生一个?”
  
      余尔就眯着眼睛笑起来,耳尖微红。几秒钟之后又忽然收住笑,捣了他一拳,故作苦恼的样子,嘴上说着:“你太没用了,这几次都没成功呢!”然后转身,偷笑着就要跑。
  
      “……”
  
      白经池眼疾手快将她逮回来拽到怀里,在她腰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低头凑到她耳边,压着声音说:“先给我记着,以后再收拾你!”
  
      -
  
      从意大利定做的婚纱如期空运过来,刚好是星期天,ji和余初睿不用上学,都在家呢。白经池一早就抱着铺满了玫瑰花瓣的婚纱礼盒上门,两个小家伙激动得跟什么似的,举起四只手要求围观。当然主力军还是ji,余初睿的两只手是被她拉起来的。
  
      余尔心里也紧张着呢,怕吃多了小肚子鼓起来影响美感,早上起来就只喝了一杯牛奶泡的麦片,其他东西说什么都不肯吃一口。
  
      她回房间试衣服的时候,白经池跟着就要进,被她踹了出来。
  
      “干嘛呢你!”
  
      他振振有词:“婚纱太麻烦,你一个人穿不来。”
  
      一旁ji也不知道是真懂假懂,捂着嘴偷笑,余初睿也眯着眼睛咧起嘴。被俩小家伙嘲笑,余尔害臊极了,娇娇地瞪了白经池一眼,然后叫陈嫂进来帮忙。
  
      陈嫂笑呵呵地,进去之前投向白经池的那个眼神别有深意。门板在他眼前合上,白经池摸了摸鼻尖,一转头就对上ji眨巴着的大眼睛:“你想偷看姐姐换衣服!牛氓!”
  
      “小丫头片子……”白经池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跟他们俩一块靠在对面墙上,好心情全写在飞扬的眉梢眼角,还一脸正经地跟ji说,“你知道结婚有什么好处吗?”
  
      ji蹦了下:“我知道!爸爸告诉过我,结婚你就可以拱姐姐了!”
  
      “……”白经池笑出声来,余延东这是怎么教孩子呢。“差不多。通俗点讲,结了婚,我就拥有看她换衣服的权利,合法地,所以不叫偷看,光明正大,懂吗。”
  
      ji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说:“那我也要和姐姐结婚,我也想看姐姐换衣服!”
  
      另一边余初睿一脸深沉地纠正她:“女生和女生不可以结婚的,和男生才行。”
  
      “才不要嘞!男生换衣服有什么好看的!姐姐身上好白好白的,可好看了!”ji一脸忧郁地趴在门板上,仿佛能透过实木门板看到里面情景似的,因为太过认真,没察觉到白经池在背后轻飘飘扫了她一眼。
  
      余初睿偷偷撩起袖子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嘴抿了起来。怎么才能白一点呢?
  
      对门外的一大两小三个人来说,一段很漫长的时间过去,紧闭的房门才终于缓缓打开。时间像是突然放慢了脚步,窄窄的门缝中,金色的阳光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在柔软光晕的包裹中,余尔的轮廓渐渐显现出来,婚纱洁白而华丽,裙摆上细细碎碎的水晶折射着梦幻的光彩。
  
      时间慢到像被按了暂停,三个人在那阵夺目的光华中不约而同瞪大了眼睛,余尔带着满心欢喜和小小的紧张走出来,迎面对上三张呆滞的脸。
  
      “噗嗤……”余尔没绷住乐了,好吧,他们傻呆呆的表现其实让她很开心。
  
      ji第一个反应过来,张开手臂扑了上来,到了跟前又猛地收住,像是怕弄坏那华美的裙摆,她伸着两只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小脸上满是惊叹:“哇哦~”
  
      余尔拉起裙摆向她展示:“好看吗?”
  
      “好看!”ji猛点头,眼睛亮晶晶的,嘴甜道,“裙子好看!姐姐看!”
  
      这套婚纱是白经池专门飞了一趟意大利订做的,由意大利最著名的婚纱设计师亲自操刀,布料选用的是国外最流行的公爵夫人缎,优雅的象牙白色,洁白莹润的光泽如珍珠一般,辅以手感丝滑的真丝欧根纱,装饰着精美的手工玫瑰刺绣和银线穿缀的水晶碎片。
  
      两个字总结就是:美,贵!
  
      其实这样华丽的风格并不符合白经池的喜好,是余延东要求的——全世界最美最珍贵的婚纱。这个有没有达到他的要求,白经池不知道,他只知道,在眼下这一刻,看着美丽不可方物的余尔,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余尔跟ji笑闹了几句,其实一直留了几分心思,注意着对面一直无言的白经池,心里挺忐忑的。
  
      他为什么不说话?他不喜欢吗?
  
      实在忍不住,吊起眼角瞄了他一眼。白经池这才终于有了动作,从墙上直起身,脚步极轻极缓地走过来,像是怕惊扰到什么。他抬手,抚了抚她脸侧的碎发。
  
      余尔和ji同时仰起脑袋看他,白经池就势低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ji立刻哇哇叫着抬手捂住眼,又悄悄张开指缝偷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